韵达半年报:增收不增利,下半场炮火轰鸣


配图来自Canva

在疫情影响下,2020年一季度各家财报几乎成了众多公司的“比惨大会”,物流企业也不例外。特别是对一季度停工的“通达系”影响尤为明显& . C j M O * I !,一季度财报各家营收、业务均有下滑。二季度随着各家物流企业“复工复产”的加速,各家快递企业的业务开始恢复增长。

业务恢复后,传统由圆通和韵达争夺的“老二”,再次落在了韵达身上。w I ] = i X ` , ~虽然韵达再次坚守住了“老二”的位置,但韵达存在的新老问题却愈加突出,老问题是单票收入下滑依旧在拖累其营收及利8 $ h 润表现,新问题是其数字化路上强敌如故。于韵达而言,如何C q t / l e ~ 6另辟蹊径、突出重围,更加迫在眉睫。

利润下D Q b 0 3 v r j滑市场份额却扩大

8月31日,韵达股份发布2020年半年报,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3.18亿元,同比下降7.T V x [ G J95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81亿元,同比下降47.47%,每股收益为0.2400元。

而去年同期韵达的营收则为155.5t e 8 14亿,今年上半年虽有略微下滑,但考虑到疫情的影响,这个下滑还是在预期之内的。而净利润同比下降47.5%,r 7 B受影响就比较明显了。

在营收减少不多的情况下,C l i其利润下滑明显快于营收,p i ? w说明韵达存在的“增收不增利”的老问题在恶化,结合市场份额数据会看得更加清楚。2 0 T :

据韵达半年报披露,截止6月30日韵达E = v R = W R已经累计完成快递h A业务量56.29亿票,同比增长29.88%,增速高出业平均增速超过7.8个百分点,市场份额已达16.61%,较去年同期提高1个百分点,其市场份额明显扩b U 9大,超过了圆通快递的49.36亿票,再次坐稳了“老U m F Q 4 | { = m二”的位置。

利润暴降近50%,市场份额还扩大了一个百分点,这个“剪刀差”体现的正是包括韵达在内的“通达系”企业长期存在的痼疾,即利润下滑的速度比收入增长的速度要快(即增收不增利),其结} K c 3果必然是单量越多、价格越低,进而导致企业总体营收增速低U h 5 v G,利润下滑快。

单票收入W 0 ? e S下滑问题依旧严重

市场` ; S ^ S m $ I N份额扩大,利润却下滑,说明韵达在整个快递市场的派单量在上O D 2 h . W 5 A !升,其单票收入在下滑,根据韵达财报披露情况来看,也的确是如此。据韵达财报显示,报告期韵达的快递业务量56.29亿票,快递业务收入132.60亿元,单票快递r = W , s业务收入2.36元,同比下降0.94元/票,较去年同期同比y , C 4 ^ P a :下滑28.5%。

按照韵达的说法,单票快递业务收入减少,主要归因于2 N K U C 2 ` i B两个方面:其一,是公司持续推进货品结构优化,导致快递单票重量下降,使得单票的资源成本和收入也相应降低;其二,韵达基于当前快递市场的发展,公司在部分区域采取合理的市场策略。

具体来# = V看,韵达单票价格的下滑,跟货品结构的改变有关,韵达在这次的半年报中有提到。即疫情之后,大宗的金银首饰、奢侈品、家用电器、汽车家居等高消费产品的消费需求降低,而人们对日用百货商品、小物件刚需产品的消费需求在提升,说到底是人们的消费能力下滑,导致了物流货运结构的改变。

货运结构的改变,迫使韵达为适应新形势,开始降? O # A :低单票收入吸引用户,进而保持其市场份额。韵达在局部地区采取的市场竞争策略,说白了就是价格战,通过价格战吸引用户使用韵达,进而扩大其市场份额,但却也因此摊薄了利润。

当然,利润的下滑还与另一个因素有关,那就是单票成本。根据韵达半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,韵达在今年采纳了一系列的“精益管理”的手段来控制成本。具体包括,韵达持续扩大规模效应和集约效应,提升装载率,降低操作成本等等。

通过综合施策,报告期韵达成功将其单票成本降到了2.18元,实现了较去年同期同比下降23%。而结合其单票收入同比下滑28%达到了2.36元来看,显然票面单价下滑的速度快于单票成本,导致其单票利润降到了0.18元,每单利润% 2 $ v降到了不到2毛钱。

尽管成本下降的没跟上收入下滑速e 1 F t W 5度,但这却是韵达全力数字化转型换来的,只是到目前[ a F z来看,其转型的效果还没有彻底显现出来而已。

数字Y * D I U 4化转型还在路上

虽然韵达也在加速数字化转型,但在存量市场面临“通达系”其他各家的直接竞争;在增量市场,则面临跟京东、顺丰等自成体系* D U A P的大物流企业的直$ % &接对抗,这让它在数字化转型路上多少有点力不从心。0 { ] g & r

为了应对这些挑战,4月底韵达正式引入阿里的资本,借助阿里的资本和l } {技术,开始加速提升其成本控制水平,以图改变两线作战的不利局面。具体来说,韵达在涉及物流企业核心成/ l @ H c c本的分拣、中转和末端环节,都进了一系列的动作,来提升物流效率并降低各环节的成本。

比如,分拣领域,韵达采用最新的更加智能的智能分拣设备,大幅度提升单位坪效容量,从而持续降低分拣成本。还完善“网点直跑””,探索“支线协同”、“仓配协同”等新的敏捷经营支点,进一# i 9 q $步减少中转环节成本。这些措施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韵达在分拣、中转环节的成本。在末端服务U r z e 2 D - e上,韵达开发的韵掌柜、韵呼宝等产品,为全网服务质量的提升贡献了不少的力量x ! x F A T q ;

从当前来看,韵达的数字化水平较之前已经有了Q U b ! .较大提升,但相较实力雄厚的中通和穷追不舍的圆通,韵达目前的步伐并不能算很快,甚至{ k 1 l H m只能说还在路上。

比如,从成本控制上来看,韵达的单位成本就高于中通。据中通在去年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中通的单票成. 7 s _ , 7本已经降到了1.18元每单,为“通达系”最低,这么低的成本主P M 6 ; ` 5要得益于中通坚定不移的推行数字化* D k S ,通过改造整个产业链的成本结构,来降低成M . 3 u 3 3 本。

与之y o b ~ = K N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直到本季度韵达的单票成本还“高达”2.18元,跟中通单票成本平均每单相差1元钱,说明其数字化改造m . m ) E ? c x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。而在如今各家物流公司,均在大力推行的数字化该过程中,e W ` M = j { 7 r下半场的竞争压力必然很大。

下半场的长期战争

随着国内头部物流企业的单量纷纷逼近百亿,其对应的增速r D m @ U T也纷纷开始下滑,而单票价格的下滑对物流企业的成本控制,提出了w S :更加严苛的要求;另外,疫情的到来则c i q = u b 8 p进一步加速了物流企业的数字化进程,这都推动了行业进入新一轮的v - k s u , [变革和洗牌。

一方面,物流企业的单票收入下降,要想实现单票利润,就必须精细化的管理和运: ( l ! u 8 7营;另一方面,数字化改造提速使得整个行业整体效率得到提升,整个行业都在# q l ! D y F进化。

这对于正在转型路上的韵达而言,算是喜忧参半4 ~ x u @ 2 O。喜的是G ( U 8 {以后整个行业的物流货运会更加科学、合理,忧的是传统“通达系”的对手都变强了。如{ U y R V 1 &果自身技术水平跟不上,很难继续自家的扩大市场份额,其结果是只8 0 p W C S n 0能靠价格战苟延残喘。

此外,对外开放的京东物流以及跨界电商件的顺丰,也都逐渐成了韵达的劲敌Q i U b。京东物流从承揽个人件进入韵达的腹地,顺丰也推出了自己的加盟制网Q t K , P 4 s R 3络顺心捷达,跟韵达等加盟制快递企业展开竞争,这就使得其面临的外部竞争进一步加大。

意味着下半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,即便背靠阿里,韵达仍将面临新的长期战争。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